第三十一章聚散离合(33/74)

 走势图分析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4
笑天回头一望,原来是雾隐宗宗主端木凯在叫自己,不由暗道:“这老家伙叫自己又有何事,难不成对那傲天决还是念念不忘?”心里虽然这样想,口中却笑道:“原来是端木前辈啊,不知道您叫住在下有什么事吗?”端木凯走到笑天身边,道:“袁公子说小儿的失踪与那奇怪的阵法有关,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笑天笑了一笑,道:“此地并非久留之地,我们边走边说吧!”端木凯点了点头,一行人就这样缓缓地走下了观阳台。此刻,日已偏西,原本热闹非凡的观阳台,却静静的没有一丝声音,只留下那污七八糟的痕迹,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之下。下得峰来,笑天对端木凯道:“令子与花迟在比斗时,由于阵形方才启动,空间的异变波动较大,可能被传诵到其它地方去了。”端木凯急道:“那么说小儿并没有危险了?”笑天道:“空间的原理深奥复杂,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说不清楚,但他们应该不会有很大的危险,说不定此刻令子已经回到了家中呢!”端木凯深深地望了笑天一眼,道:“你对我们的恩惠我会铭记于心,门中事务尚多,我们就先行告辞了。”笑天点了点头,端木凯便带着门下离开了。“袁公子,”梅若华突然叫道。笑天转过头,把目光放在她身上,梅若华又道:“我新任掌门之位,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处理,我也就此离去了,如果有时间的话,欢迎你们到慧海门来。”说完,不待笑天回答,便也带着门下离开了凌绝峰。笑天对着何布道道:“大哥门中没有事吗?不用回玄机门了吗?”何布道笑道:“自然得回去的,我还有把此间发生的事情向我爹汇报呢!不如二弟和我一起回去吧,我爹见了你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笑天摇了摇头,道:“大哥不用管我了,我也有些事情要去做,恐怕是不能与你回玄机门了,但以后如有机会,我一定会去见识一下修真界最为神秘的‘海市蜃楼’。”何布道从怀里掏出一个玄色木牌,木牌上雕着一座非常奇怪的宫殿。说它奇怪,是因为这个宫殿竟没有门,简直像一个大大的方形积木。他把木牌递给笑天,道:“这个木牌是我们玄机门的两大令箭之一,我向来都是贴身收藏,以免遗失。今天我把此物交给你走势图分析,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走势图分析,你能带着它来到我们玄机门走势图分析,到时大哥必定倒屐相迎。”笑天慎重地接过木牌,放入了怀中,道:“大哥放心吧,有一天我定会带着小龟一起去玄机门的。”何布道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,但却什么都没说出来,只是轻轻拍了一下笑天的肩膀,猛地转过头,就此去了。笑天看着他的背影渐渐的远去,然后消失在了视线之中,才缓缓的转过头,对着蒋玉如道:“眨眼之间,都走了,你为什么还不走?难道你也想来几句告别演说?好,那你就说吧,我洗耳恭听。”蒋玉如低下了头,悲声道:“你要赶我走吗?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。”笑天摇了摇头,道:“不要说这种孩子话,你爹爹永远都是你爹爹,不管你如何地逃避,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的。还是快些回神将门吧,我也该走了。”说着,竟真的慢慢地走开了。蒋玉如呆呆地望着笑天的背影,不由想起了他们在神将门的邂逅,心中一甜。可又想起现在的尴尬处境,心中又满是委屈与苦楚。直到笑天走出了一段距离,她才高声叫道:“笑天,我早晚会去找你的,这是我与你之间的约定!”笑天一听,心下苦笑道:“哎!为什么现在的女孩总是喜欢自做多情?我何时又同意与她做什么约定了?不过这也没什么,多情的女子,情总是不专的,我才不相信会有什么海枯石烂的爱情,过不了几天,她就会忘了我的。”笑天也离开了凌绝峰,只剩下蒋玉如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,她的长发随风飘舞,她的心也似早已飞向了远方,飞向了一个没有勾心斗角,只有爱与安宁的乐土。夜晚,醉仙楼外,墙头之上。风,仍是那么柔和,星空也是同样的那么灿烂,那么辽阔,但躺在上边的笑天,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心里却有种异样的感觉。他知道从明天起就看不到如此大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网如此亮的星星了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因此他特地多留了一晚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网站特地又回到了这个墙头之上,好好地欣赏一晚的夜色。此时,他的心里抛去了忧虑,抛去了烦恼,只有淡淡的留恋与不舍。不知不觉中,东方的启明星渐渐地升起,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笑天理了理脑中的思绪,不再犹豫,径直往玉虚观赶去。当他赶到玉虚观时,玉虚子的回答却让他十分的吃惊,小龟与龙辰竟都在昨天离开了玉虚观,而且是私自离开的。玉虚子一脸的歉然之色,然而笑天又能说什么呢?他只能说一些安慰的话罢了。无奈之下,他只好离开了玉虚观。下峰的路上,他边走边想道:“小龟与辰弟离开玉虚观之后,不知会不会结伴而行?他们此刻又在哪里呢?小龟离开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找我,可他才走不久,也不可能去天行城了,现在众人都已经回到了各自的门派,所以他们也就得不到关于天行城的消息。那他会去哪儿呢?他也不认识什么人!”想到这里,他忽然想起一个人来,元宵,他为什么没来天行城?小龟除了自己,就对他和春兰比较熟悉,他会不会去找元宵了呢?可元宵在临走前也没说明他是什么宫的啊,难道是素女宫?可素女宫的弟子,都是女子啊,元宵怎么会是素女宫的?笑天摇了摇头,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一个好的定论,那就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他下得飘渺峰,又望见那千里无际的大草原,静静地沐浴在无私的阳光下。风柔和地吹过,那草浪有如碧海的清波般荡漾开来。他就在这草原上慢慢地走着,没有一个人前来打扰。但就在这时,一阵香风传入鼻中,然后空中飞掠过一个女子的身影,笑天只觉得有些面熟,好象在哪里见过她一样。不一会儿,又有两个穿黑衣的男子追着刚才那人的身形而去。笑天一见,暗道:“后面这两人竟是雾隐宗的,他们为什么要追前边的那个女子?难道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?反正闲来无事,不如跟上去看看。”主意既定,笑天便纵身一跃,御气追了上去。前面那女子似乎受了伤,走势图分析显得有些中气不足,渐渐地身形变得缓慢了。而后边的两人却飞掠地更加快了,似乎想一口气抓住前面之人。眼看他们即将追上那女子,笑天却一个翻身,挡在了他们面前。那两个黑衣男子竟是须发皆白的老者,看样子在雾隐宗的地位不低。他们怒视着笑天,其中一个略胖的叫道:“袁笑天,不要以为你救过我们一次,就可以为所欲为,我劝你还是不要插手我们隐宗的事情。”原来他们两个竟也参加了观阳台的比武大会,因此识得笑天。笑天微微一笑,道:“观阳台的事纯属偶然,我救你们也不过是救自己罢了。我想问一下,你们为什么要追一个良家女子?”两个老者对望一眼,似乎明白了什么,还是那胖老者道:“良家女子?你回头看看她到底是谁?”前面的女子也不知是没力气逃跑了,还是发现事情出现了转变,竟也停了下来。笑天回头一望,不禁呆住了,那人竟是“迷魂娘子”郑灵凤。胖老者似乎发现了笑天的诧异,哈哈笑道:“袁公子,她可不是什么‘良家女子’,而是连邪宗都为之唾弃的淫娃荡妇。我想袁公子一定是有什么误会,现在谈开了,就请你让条道吧!”这人倒会见风使舵,看到事情有了转机,便利马改口。笑天陷入了沉思之中,郑灵凤也呆呆地望着笑天,似乎把赌注都押在了笑天身上。半晌,笑天才嘻嘻笑道:“她是不是良家女子我不管,但既然我已经出手了,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。所以嘛,只好请你们回去了喽。”胖老者怒道:“袁笑天,你别欺人太甚,我这就领教一下你的高招。”说着,就要挺身而出,后面的瘦老者却拉住了他,悄声道:“二哥,这小子失踪了近一个月,却没有落在神将门的手中,搞不好他现在已经学会了傲天决。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恐怕我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。”胖老着沉吟道:“这个……”笑天却没有理会他们,径自道:“怎么,怕了?怕的话就回去吧,我不会为难你们的。”胖老者一听,怒声叫道:“怕?我们隐宗的人从来不知道怕字怎么写!”笑天瞪大了眼睛,一脸吃惊地望着二人。二人叫到笑天的样子,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古怪,竟伸手摸了一摸,可对望一眼,才知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,刚想发话,却闻笑天道:“不是吧?你们这么大的人了,连个怕字都不会写?难道你们都是文盲?看在你们这么可怜的份儿上,我来教给你们吧!怕字是这样写地,前面一个竖心旁,后面在加上一个白字,你们明白了吗?”在笑天侃侃而谈时,那胖老着已经气的脸色发红,此时更是变的有如猪肝一般。他脸上的肥肉不断的颤动着,似乎想极力忍住这嘲讽的话语。但是,他终于还是没有忍住,把全身的愤怒都爆发了出来,整个的身体像炸弹般投向了笑天。笑天淡淡一笑,似乎早已有了准备,双手在胸前一拢,形成了一个艳红的火圈。那胖老者似乎也发觉了笑天的动作,但他却并不在意,直直的钻进了火圈之中。笑天右手一捏灵印,火圈突地收缩,那旁老者有如杀猪般的惨叫一声,竟被火圈索了起来,然后“砰”的一声,摔在了地上。瘦老者忙纵身下跃,观察着同伴的情况。那火圈此刻竟犹如一条火绳一般牢牢的索住了胖老者,任凭瘦老老者如何的努力,都无法弄掉它。两人对望一眼,瘦老者对笑天道:“我们认栽,请你放开他,我们绝不再纠缠,利马就走。”笑天没有说话,只是右手轻轻一招,那火圈就缓缓地离开了胖老者的身体,消失在空中。两人狠狠瞪了笑天一眼,这才狼狈地逃了开去。郑灵凤悠然飘到笑天面前,微微一福,道:“多谢公子相救,原来公子就是最近修真界盛名远播的袁笑天,难怪这么轻松地就打发了隐宗的两名长老。”显然她从刚才的对话中,听到了笑天的名字。笑天苦笑一声,道:“别人是争先恐后地想出名,而我则是不想出名都不行,对于此,我也很无奈。”顿了一顿,又道:“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吗?”郑灵凤哀伤的道:“我是个人人不齿的‘淫娃荡妇’,别人见了我都欲杀之而后快。公子却出手救了我,刚才我还在想公子救我的目的呢!”笑天望了郑灵凤一眼,见她眉清目秀,淡施脂粉,并没有那种淫亵之气,心下不禁暗自纳闷。郑灵凤见笑天没有说话,叹了一口气,又道:“公子怎么了?是不是后悔救了我,其实公子不该救我的,这会有损公子的名誉。”笑天一听,却笑了起来,边笑边道:“名誉?我又有什么名誉,有名誉的都是蒋天霸、端木凯之类的‘正派人士’。如果得到名誉后,都会变得像他们那样,那我宁愿做一个毫无名誉的坏蛋。”郑灵凤吃惊地望着笑天,似乎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半晌,才轻声道:“我见过那么多人,全都说自己有多正直,有多仁慈,然而背后总是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,总是大义凛然的追杀我们这些邪魔外道。却不想我今天竟被一个自称是‘坏蛋’的人救了,你说有不有趣?”笑天深深地望着她,道:“你一定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吧,能说给我听听吗?”郑灵凤又叹了口气,道:“事情过去很久了,我自己都快忘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呢。对了,说来说去,你还是没有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救我呢!”笑天摇了摇头,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我只是想向你打听一个人。”郑灵凤奇道:“向我打听人?我可不认得多少正派中人啊!”笑天笑道:“此人名叫元宵,不知他是不是……”话未说完,郑灵凤就“啊”地一声,叫道:“你怎么会认识他的?”笑天看她吃惊的样子,事情已经明白了七八分。

  新浪港股讯,中芯国际(00981)升9.96%,报16.78元,最高价为16.8元,创1个月新高,最低价为16.16元,主动买盘63%;成交1.09亿股,涉资17.86亿元.以现价计,该股暂连升3日,累计升幅13.23%。

,,湖北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