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曲终人散(32/74)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4
正午的烈阳炎炎地照射着大地,使人的心神也为之急噪。观阳台上的众人虽都是修真者,但晒在这烈日之下也似乎颇感不耐。空中的花迟与端木公子却丝毫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,仍旧瞪眼寻找着对方的破绽,一红一白两件战甲在太阳地映照下闪闪发光。笑天舒服地伸了伸懒腰,似乎对这炎炎的日光十分地享用。他看了一眼空中的两人,道:“他们对峙的时间都超过一柱香了,真不知这场比斗何时才能结束?”梅若华道:“他们两人的实力不相上下,这场架是有的打了。”笑天点了点头,转眼继续望向空中的两人。花迟脸上的汗水流了下来,冲得脂粉东一块,西一块,犹如剧团里的一个花旦一般。而他似乎也忍受不住这烈日的暴晒,竟抢先出手了。白色的剑芒一道道地卷向了端木晓云,端木晓云微哼一声,身形突然消失在了空中。当花迟收回飞剑时,端木晓云却出现在他的背后,撩起飞剑便刺了过去。花迟感到背后一阵阴寒之气传来,便已知道端木晓云的动机,微一拧身,堪堪避过这致命的一剑。花迟被端木晓云的阴险激怒了,他斜斜地纵身一跳,反手回击端木晓云。只见他在空中左走一步,右退一步,好象在踩着什么步法。须臾之后,花迟的身形竟分成了三个,每个都狠狠的攻击着端木晓云。端木晓云此时已没有还手之力,只是无奈地防守着,口中喃喃地道:“这便是‘凌云千幻’身法的精义了吗,也不过如此,本公子今天让你看看‘摩云手’的真正威力。”说罢,右手飞剑交于左手之上,运起真元力,挡住了花迟的猛攻。然后右手微微一拢,千万只掌影夹着强劲的真元力攻向花迟。花迟见了,却不闪避,口中叫道:“来得好。”猛提真元力,三重分身齐齐向端木晓云刺去。台下众人纷纷叫好,似乎对空中二人的精彩表演感到十分得满意。然而喝彩声并没有持续多久,整个观阳台便突然静了下来。众人吃惊地望着空中,久久没有发出一丝声响。花迟与端木晓云竟突然不见了,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,以至于这一场比斗的胜负都没有人知晓。笑天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也是不明所以,怎么好好的两个人竟突然消失了?难道他们也有隐身的法宝?这似乎又不太可能,除了暗影披风之外,还没有什么其他的法宝能这么快的隐身。他转头望了一眼梅若华新闻资讯,只见她也是轻锁眉头新闻资讯,露出一副深深思索的样子。众人正感奇怪时新闻资讯,整个观阳台竟起了微微的颤动,大惊之下,引起了一片慌乱。笑天望向神将门众人的所在地,发现神将门主和一干下属竟早已不在此地,心下暗叫一声“不好”,知道众人已落入神将门主早已布置好的圈套之中,只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圈套,现在他也是不敢肯定。颤动过后,观阳台又回复了刚才的平静,众人不明所以的互望着,似乎不敢相信刚才的颤动竟是真的一般。只听一个声音沉声道:“刚才发生了什么事,我们姑且不去管它,花迟与小儿竟突然消失在空中,这事却有些蹊跷,我们必须先查明此事。”原来此人正是雾隐宗宗主端木凯。笑天朗声道:“难道你不认为刚才的颤动太过离奇吗,难道你不认为它与你儿子的消失有什么关系吗?”端木凯两眼精光直闪,瞪着笑天道:“你是何人?怎么知道小儿的消失与刚才的颤动有关?”笑天笑道:“我是何人,你一会儿就会知道,现在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端木凯沉声问道:“什么问题?”笑天道:“昨天晚上子时时分,我想各大门主都应该收到了神将门主的约柬。而里面的内容又让大家过于心动,所以大家便都毫无戒心的来到了观阳台。然而大家想过没有,如果神将门主真的得到了傲天决,为何又要献出来给比武大会的获胜者,难道他真的这么大公无私?他举办这个比武大会,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热闹,好玩?”经过笑天这么一说,众人都纷纷怀疑起神将门主的用心来,也不知是哪个先发现了神将门主的离去,高声叫道:“不好了,蒋天霸不知何时离开了观阳台,我们上了他的当了。”再经过这人的一吼,众人都知道自中了神将门主的暗算,有些沉不住气的竟已开始逃窜起来。此时就看出大门派与小门派之间的差别了,只见那些大门派的弟子安静地站在自己宗主的身后,没有丝毫的慌乱之像;而那些小门派的弟子却早已如热锅上的蚂蚁,急的团团乱转,似乎一刻也不能在此停留,有的甚至整个的往山下冲去。山下忽然连续地传来几声惨叫,笑天忙纵身越过众人,往山下望去,只见那些冲下山去的修真者,竟全被生生的撕裂成两半,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。笑天身后偎上来数人,看到山下的惨景,竟惊呼出声。而后面的人自然看到了这边的异像, 黑龙江快乐十分纷纷询问着什么。慢慢地,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众人的脸上都现出了惊恐之色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网而那些大门派的弟子似乎也有些沉不住气了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竟也变的急噪起来。有几人见山下的道路走不通,竟御剑往空中飞去,似乎想从空中逃离这个令人恐怖的所在。然而那几人也没飞出去多远,身体就好像被一种奇怪的力量拉长了许多,慢慢地,他们的身体竟也被撕裂了开来。然而他们却犹如未觉一般,上半部分仍旧拼命地往前冲着,直到他们的灵魂飞散之后,才齐齐地从空中坠了下来。这次的经过众人看得清清楚楚,但似乎被眼前怪异的景象惊呆了,久久不闻一丝声音。恐惧是格外容易传染的,也不知是谁先惊恐的长叫了一声,然后整个观阳台便混乱了起来,那些大门派的弟子再也保持不住他们的形象,乱成了一锅粥。笑天看到刚才的景象,手指甲深深地掐进了肉里,喃喃地道:“移形换位阵,上古十大阵法之首,连师父对此阵都了解甚少,却不想还有人能布出此阵,难道上天真的要让修真界的精英困死此地?但此阵应该不是神将门主布下的,因为它启动时必须按顺序进行,出不得丝毫差错。蒋文青中途退场的目的应该就是让布阵者启动此阵,如果此阵是神将门主布下的,那么他根本没有中途退场的必要,而且时间上也来不及启动。那这阵法到底是谁布下的呢,难道世界还有比师父更加精通阵法的人?”想到阵法,笑天不由想起了小龟,如果小龟在这里的话,一定会说:“这点阵法怎么会难得倒大哥,大哥一定会把我们安全地带出此地的。”想到这里,笑天心下暗自决定,等此间事了,就回玉虚观把小龟接出来,然后两人一起闯荡天下,这才是他的梦想。正想得入神,笑天忽然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转头一看,原来是何布道见笑天神情恍惚,关心之下,便走了过来。他对着笑天道:“二弟,这个阵法是不是很难破解?不要瞒我,把实情告诉我!”原来他也看出众人是被捆在了厉害的阵法之中,新闻资讯又见笑天一声不吭的站在山崖上,就知道现在的形式十分危急。笑天强笑道:“这个阵法虽难破解,但我想剩余的时间还够一个时辰的话,我应该能想出破解的方法。”突然另一个声音插口道:“公子此话何意?难道我们在阵中不动也会有什么危险吗?”此人正是梅若华。笑天沉声道:“我想布阵之人此刻正在收拢阵法,当被拉伸的空间蔓延到我们身边时,即使我们不去碰它,也照样会被它生生撕裂成两半。”众人一听,脸色尽皆大变。梅若华皱了皱眉,道:“公子既然熟知此阵,那缓解此阵收拢的法子总该有吧?”笑天望了仍在慌乱中的众人一眼,苦笑道:“有倒是有一个,可是必须要众人同心协力才能完成,你看他们现在的样子,能够听我指挥吗?”梅若华干脆地道:“我慧海门下尽听公子吩咐。”何布道道:“玄机门下永远都是二弟的家人,只要用得找我们,山刀山,下油锅也再所不辞。”笑天感激的望了二人一眼,摇了摇头,道:“不够的,远远不够的,我要的是元婴期以上的高手,其它的人多了反而碍事。”此刻最为难受的就是蒋玉如,昨天她还与笑天争辩自己父亲的清白,没想到他今天就做出如此卑鄙的勾当。推其一而知其二,那么梅天颖的死恐怕也与他脱不了干系。此刻她的心里充满了伤心与绝望,微咬银牙,竟向天空中那奇怪的阵法撞了过去。笑天一见,心下大惊,连忙跃身拉住她的衣角,把她拉了回来,恨声道:“你想死啊,但也不要挑在这个时候好不好?我已经够烦的了,你还在这里给我添乱子。”蒋玉如面无表情地道:“你为什么要救我,我爹爹都已经不要我了,他做了这么多对不起大家的事,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。”笑天举起手来,想给她一巴掌,却始终没有打下去。看着蒋玉如的样子,他心下一软,柔声道:“你不是说自己不再任性了吗,为什么还要这么固执呢?你爹爹作恶迟早会得到报应的,但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?你以为你一死他就会放我们出去吗,那你的想法也未免太天真了点,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,他们的想法你永远都不会明白的。只要你不助纣为虐,那就已经足够了。”梅若华走到蒋玉如身边,安慰她道:“玉如姐,你也不用自责,你爹爹做恶毕竟不是你所能管得了的。即使家父的死与你爹爹有关,我也不会怪你的。只希望你能放开胸怀,不要再为你爹爹的事伤心,那我也就很满意了。”蒋玉如一听,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悲痛,抱着梅若华痛哭了起来。笑天突然叫道:“糟了,又浪费了不少时间,我得抓紧了。”蒋玉如在梅若华的怀里低低地说了一声“对不起”,梅若华爱怜地抚了抚她的柔发。笑天却没有理会她们,纵身飞跃到中间的一小片空地上,朗声叫道:“我就是袁笑天,七绝散人的弟子,如果大家还想生出此间,就必须放弃以前的冤仇,同心协力地进行合作,否则大家的结果只能和刚才的那些人一样。我只问大家一次,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够做到这唯一的一点。”无奈之下,他只好亮出自己的真实身份,因为这个“袁笑天”这个名字肯定能引起大家的注意。果不其然,大家一听此人就是近来修真界“大名远扬”的袁笑天,竟暂时都放下了心中的恐慌,纷纷议论起来。笑天嘴角一扬,知道自己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,便接着道:“现在困住大家的这个阵法名为‘移形换位阵’,即使我师父亲来也未必便能破解此阵,但我有一个方法可以暂缓此阵的收缩,不过需要五十名元婴期以上的修真高手,不知大家是否同意出人。时间不多,请大家尽快考虑。”话刚说完,端木凯就叫道:“我们雾隐宗决定与其他门派放弃前嫌,共同合作。因此我们出十五名下属,以供差遣。”他身旁的一个黑衣老者却皱了皱眉,似乎想说什么反对的话,但可能迫于眼前的形势,竟没有说出来。有了一个起头的,其他门派也纷纷响应,地火宗出五名,素女宫出八名,魔云宗出十名……正邪两派竟真的不记旧仇,相互合作起来。各派选出了元婴期以上的高手之后,把他们统统都调集到了一起。除去没有来天行城的玉虚观,与比武大会的发起者神将门外,其他十个门派竟选出七十多个修着真高手。笑天满意地点了点头,朗声道:“请大家每九人一组,分成八个小组,由八位宗主分别带领。分派完毕之后,请飞到半空,然后按乾、坤、兑、坎、离、垦、巽、震的八卦方位各自站好。最后由我站在卦心,大家把真元力按照卦线输送于我,希望能借力平复扭曲的空间,最差也应该能暂缓空间异变的速度。”众人沉重地点了点头,各自分派了起来。半晌,众人由八位宗主带领着站到了卦位之上。笑天高叫一声“开始”,源源不断的真元力便由卦线输送到他的身上。他双手过顶,掌心朝天,运起傲天决中的聚纳精义,身上燃起了一层熊熊的烈火,把吸收而来的真元力缓缓地聚集到掌心之上。慢慢地,真元力在他的掌心竟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光球,然后光球里的能量化成了波状的光纹,一圈圈的击向了那扭曲的空间。奇异的现象出现在众人眼前,大家看到透明的空间竟出现了一阵由里向外的扭动,然后渐渐回复了正常。笑天手中的光球也越来越小,最后终于消失无踪。他缓缓地垂下双手,收功落地。众人也都疲倦地落了下来,脸上都流出了沽沽的汗水,唯有笑天一人神采奕奕,似乎比以前更加精神。场中众人见他们落下地来,纷纷问道:“阵法破了吗?”“我们可以出去了吗?”“到底怎么样了?你们快说啊!”众位宗主也是不明所以,齐齐地望向了笑天。笑天微微一笑,道:“阵法是破了,可我总觉得……”话未说完,众人便暴出了一阵欢呼之声,有些沉不住气的竟飞掠着逃出了此地,笑天看着他们安然的离去,终于吁出了一口气,放下了心来。其实他哪里知道由于布下此阵之人过于自大,发动了阵法之后便离去了,竟没有亲自督阵,这才让他们钻了个空子,否则这上古第一奇阵哪是这么容易就能破掉的。各大宗主见有人安全地出了此阵,纷纷向笑天揖首告别,带着门人离开了观阳台。笑天对着何布道三人道:“这里的事情已经了结,我们也走吧!”三人点了点头,正想离开,突然身后响起一个声音:“袁笑天,你给我站住!”

  据报道,5月6日起,北京适龄儿童将开始采集小学入学信息。

,,天津11选5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