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蓬莱素女(34/74)

 预测推荐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4
经过那一段的飞掠,他们竟已经出了大草原,来到了关内。笑天望着眼前不远的小镇,心里想起他与小龟出关时的快乐情景,竟不由呆住了。郑灵凤道:“袁公子……”笑天这才猛地回过神来,笑道:“不好意思,刚才竟走神了。我想问的是元宵是不是你们素女宫的人?”郑灵凤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,袁公子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?”笑天道:“我们在北京城认识的。”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,又问道:“我听说你们素女宫里不都是女子吗,怎么会留一个男人在门中?”听笑天问起这个,郑灵凤陷入了沉思之中,半晌,才道:“任何事情总会有例外的,不是吗?这些你还是去问我们的上代宫主吧,她会替你解释清楚的。”笑天道:“上代宫主?为什么要去问上代宫主?你们素女宫什么时候换宫主了?”郑灵凤望了笑天一眼,道:“我如果把这些都告诉你的话,那你可能会被卷入这场是非之中,你不会后悔吗?”笑天笑道:“既然你早已有想告诉我的意思,何必再拐弯抹角呢?”郑灵凤脸上一红,道:“没想到公子连这个都能看得出来,但此事说来话长,我们还是边走边说吧!”笑天点了点头,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便和你去素女宫一趟,此刻元宵应该还在宫中吧?”郑灵凤道:“在宫中那是一定的,只是他恐怕没有自由了。”笑天忙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还是详细地说说吧!”于是郑灵凤便把素女宫中的变动详细地说了出来。原来素女宫的上代宫主元秋月生性淡薄,不喜名利,便把门中的事务交于她的师妹纪敏来主持,而她自己则专心于修炼,不再理会门中之事。纪敏对自己师姐那种清静无为的性格,早已不满多日,如今大权在握,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。她不知用什么方法,竟把素女宫中的梅、兰、竹、菊四大长老都替换成了自己的心腹,而此时的元秋月却毫不知情。终于,一年一度的长老会召开了,元秋月在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被轰下了台,而纪敏却名正言顺地成了素女宫的宫主。这时,元宵也收到了宫主的急诏(这封诏书是纪敏自己伪造的),却没想到回去之后,竟被同门关押了起来。恐怕他到现在也是被蒙在鼓里,一点也不知情呢!笑天听到这里,忽然想到元宵竟与素女宫上代宫主同姓,难道他们有什么关系?于是他对郑灵凤道:“元宵与你们上代宫主恐怕有着某种关系吧?”郑灵凤缓缓地道:“还是被你看出来了,现在你也应该明白我们素女宫为什么会有元宵的存在了吧,只因为他是上代宫主的私生子,从小就在素女宫中长大。”笑天望着远方,喃喃地道:“不想元宵竟也是个可怜人,为什么世界上不快乐的人那么多呢?”忽又语气一转,面上带着微笑,转头对郑灵凤道:“其实使人悲苦的并不是外界的事物,而是深藏于体内的那颗惫懒之心,只要能放开自己的心灵,不受外界事物的约束,那么快乐就在自己的身边,你说对吗?”郑灵凤吃惊地望着笑天,似乎不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半晌,她才慢声道:“你说的话总是那么让人猜不透,一会儿像是个不经世事的孩子,一会儿又像是个饱尝沧桑的老人预测推荐,真不明白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笑天哈哈一笑预测推荐,道:“如果说的话都被别人猜到预测推荐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就像大哥说的一样,只有率性而为的人,才是真正的男子汉,即使我不是什么英雄,但我也要活出自己多彩的人生。”郑灵凤也似被笑天的乐观所感染,竟也开心地笑了起来。笑天看着她的样子,打趣道:“原来只会叹气的苦瓜脸也懂得笑的,你说有不有趣?”郑灵凤竟也开玩笑地道:“‘大名鼎鼎’的袁笑天竟和我这个淫亵女子走在了一起,难道不怕别人说,你是被我‘迷魂娘子’给迷住了吗?”笑天没有理会她的话,一挥衣袖,脸上装出温文尔雅的样子,道:“你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忏悔你的罪恶,也唯有如此才能挽救你的性命,哈哈……”原来他是学着端木晓云在观阳台上所说的话……只是说着说着,竟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来。郑灵凤一听,也笑得花枝乱颤,两人就这样一路笑闹着赶到了素女宫总舵的所在地——蓬莱仙境。一片片枫叶在寂静的山道上孤独的飞舞着,伴着那淡如烟,薄如暮的云雾,在秋初的早晨形成了一种神秘而柔和的美。阳光穿过了那满山的枫树,透过了如真似幻的烟霞,照在山道上,斑斑点点的光纹也似变得那么多彩而富有诗意。这是用任何的词语都无法歌唱出的绝恋,这是用任何的笔墨都描绘不出的图画。笑天呆呆地望着这里的景色,良久没有说一句话。也许是郑灵凤见惯了这种仙境般的景色,竟不似笑天那般的着迷,只是淡淡地道:“这座山叫隐仙山,传闻女娲娘娘当时曾在这里修炼过,因此而得名。再向上走一点,就到了我们素女宫了。”笑天点了点头,二人继续往山上走去。这座山似乎被拦腰截断一般,竟没有山顶,在山腰山便形成了一个宽敞的平台,而素女宫就建在这平台之上。典雅古朴的阁楼,竟不是明朝时的建筑风格,而像春秋战国时期便存在了一般。笑天在吃惊之余,也不禁感慨素女宫年代的久远。二人刚进得门来,便被里面的守门弟子拦住了,其中一个少女目不斜视,看也没看二人一眼,便叱道:“何人敢擅闯素女宫?快些报上名来!”而令一个少女似乎是发现了来人的身份,一脸的羞红之色,悄声对着另一人道:“芸师姐,你看看是谁回来了?”“谁回来也……”刚想训斥自己师妹一顿,却突然发现了“擅闯”素女宫之人的身份,一脸尴尬地道:“嘿……嘿……兰……兰长老,您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郑灵凤经过和笑天一天的接触,似乎也变得开朗起来,竟和晚辈开起了玩笑,道:“怎么,一个多月没见,我还以为你不认识我了呢!刚才在想什么呢,想男人了吗?”笑天一听,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暗道:“郑灵凤还真是为老不尊,身为长老竟和门下弟子开这等玩笑。”其实他哪里知道,郑灵凤的变化也是最近不久才发生的,可以说是受到他自己的潜移默化。被称为“芸师姐”的少女似乎更加得尴尬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网满脸羞红的低下了头。正愁满肚子火没处撒时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却听到了笑天那幸灾乐祸的笑声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网站于是她转头娇叱道:“大胆, 西快乐十分开奖网址你不知道素女宫是不允许男子进入的吗?还不快滚!”郑灵凤听得眉头一皱,刚想说话,却见笑天对她摇了摇头,便住口不再言语了。而笑天此时却笑道:“好个利口的小丫头,见了本前辈还不下跪?”那“芸师姐”一懵,半天才明白了笑天的话。她转头一瞧,见兰长老并没有阻拦自己的意思,于是她便嚣张了起来,对着笑天吼道:“好个狂妄的臭小子,竟敢在素女宫中撒野,看我不好好教训你,让你知道前辈可不是这么好当的。”说罢,右手粉拳便向笑天胸前打去。然而笑天却不闪不避,直接承受了她的一击,面上竟还显出十分受用的样子,似乎她这一拳是给他挠痒一般。那“芸师姐”却不怎么舒服了,拳头打在笑天胸上,竟有种滚烫的感觉,仿佛自己打中竟是团烈火。生疼的感觉传来,她不由发出了一声惨叫。郑灵凤面上的表情一阵古怪,怎么被打的看上去很舒服,而打人的却先叫了起来。她哪里知道傲天决进入了四重天以后,会对外力进行自动化解与反击,幸好刚才那“芸师姐”没有运上真元力,否则就不只是烫伤这么简单了。笑天淡淡一笑,道:“小丫头,知道我老人家的厉害了吧!这只是给你个小小的教训,好让你以后见了前辈要懂得尊重。”“芸师姐”用左手抚着红红的右手,像看怪物似的盯着笑天。笑天却没有再理会她,对郑灵凤道:“带我去见你们的现任宫主吧,我有些事情要去问她。”郑灵凤点了点头,二人往素女宫正中最大的阁楼走去。第一个少女望着他们的背影去远,呆呆地道:“芸师姐,为什么兰长老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,而且还带了一个男人回来。”“芸师姐”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素女宫,圣灵大殿。此刻,正中的檀木椅上高高坐着一个目光阴沉,满脸精明之色的中年妇人,她身旁站着三个与郑灵凤年纪相仿的妇人,似乎便是梅、竹、菊三位长老。笑天打量着一下这座圣灵大殿,发现里面非常宽广,四壁没有任何装饰之物,只在大殿的最里面的高台上,设了一张宫主座椅,除此之外,竟没有其他的任何东西,人进入其中,感觉空荡荡的,好象处在旷野之中。素女宫宫主纪敏看了笑天一眼,道:“请座。”笑天一怔,心里暗道:“请座?没有座位,你让我坐哪,难道让我坐在……”刚想到这里,遍听到“咯”的一声轻响,笑天面前的地板竟忽然裂了开来,露出了个地洞。紧接着,预测推荐两张雕刻着精美图案的木椅便浮了上来。“砰”的一声,地板合上了,竟看不出有丝毫的变化。看到笑天吃惊的样子,纪敏得意地道:“这些机关都是我请大建筑师何云天帮忙建造的,怎么样,还过得去吧!”说着,目光又转到了郑灵凤的身上,沉声道:“兰长老既然并无大碍,为何直到此时才回到宫中?”郑灵凤低头道:“属下掉入山崖之后,受伤不轻,因此找了个地方自行运功疗伤,却不想被雾隐宗黑宗弟子发现了,他们一路追杀于我,幸好被袁公子所救,所以才回宫迟了许多,还望宫主见谅。纪敏点了点头,道:“你们先坐下吧,有话慢慢说。”语声高傲,似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。笑天二人坐下之后,纪敏对笑天道:“不知道袁公子此来素女宫,所为何事?”笑天笑道:“不瞒纪宫主,我此来正是为了被你们关押的元宵,只不知他犯了你们宫中的哪条戒律,竟受到如此的待遇?”纪敏面色一变,狠狠地瞪了郑灵凤一眼,然后缓缓地道:“袁公子对我们素女宫的恩情,我们是不敢忘怀的。只是此乃我们宫中的私事,还望公子不要随便插手才好,以免伤了我们素女宫与逍遥门的和气。”本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竟被她上升成了门户之间的纠纷,对于她的口才,笑天也不得不佩服。笑天淡淡一笑,道:“纪宫主这么小题大做,是不是心虚了,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住自己良心的事?”语气一转,忽又沉声道:“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,元宵是我袁笑天的朋友,我绝不允许有任何人欺负我的朋友,包括你这抢来的素女宫宫主。”纪敏“啪”的一拍座椅的把手,站了起来,指着笑天怒声道:“袁笑天,不要以为你救过我们,就可以在我们素女宫任意妄为,难道我们素女宫近千弟子还怕了你不成?我劝你赶紧道歉,否则我们素女宫不欢迎你这样的人!”她张口一个“素女宫”,闭口一个“素女宫”,好象以为她一个“抢来的宫主”,真的就能代表整个素女宫一样。笑天却还是纹丝不动地坐在椅子上,道:“纪宫主不要这么激动,只要你能放了元宵母子,其他的我们都可以慢慢商量。”机敏又怒视了郑灵凤一眼,好象在说,你怎么把这种事也告诉他了,真是混帐!她把目光转到了笑天脸上,怒声叫道:“你是什么人,我为什么要和你商量。对不起,现在就请你离开素女宫。”圣灵大殿内一片寂静,久久没有一丝的声音,然而这时,笑天却突然笑了起来,他边笑边道:“既然我如此不受欢迎,那我只好离开这里了。”说着,站起身来,竟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。纪敏呆呆地望着笑天的背影,半晌竟没回过神来。她以为自己说出那番话,必然会激怒笑天,甚至可能发生一场恶战,却没想到他竟这么干脆,说走就走了。笑天决定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,他暂时离开素女宫自然有他的打算。第一,既然明求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,那么只有今天晚上暗中把元宵母子救出来了,但要实行这个计划,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他刚好利用这段时间来进行自己的第二个计划。第二,他在逍遥谷就听师父说起过蓬莱仙境有多么得美丽,多么得雄奇,那时便对它有种向往之情。然而今天早上急于赶路,竟没有好好欣赏这人间的仙境,如果不补上的话,那还不遗恨终生。笑天走下隐仙山,展现在他眼前的竟是一个宽阔异常的湖泊,湖上帆影点点,正中有个大大的凉亭,大理石铺成的通道曲曲折折地延伸到了亭中,为各方的游客架起了亭中漫步的桥梁。此时正是游客最旺的时节,来来往往的人流充斥其间,亦形成了另外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看着这不知名的湖,望着中间那大大的凉亭,笑天竟想起了“结缘湖”,想起了亭中那旖旎的风光,他不由暗道:“不知蒋丫头现在怎么样了?肯定会被她父亲训斥一顿吧!哎,我想她做什么呢,不如到湖中去游览一番。”笑天从堤岸边步上了那唯一的一条通道,慢慢地向亭中走去。幸好这条通道建的还算宽敞,虽然有很多人来回走着,但仍觉不出拥挤。忽然,一阵幽雅脱俗的琴声传了出来,在这无名湖上缓缓的飘荡。众人好似着了魔般地都忽然停住了身形,齐齐望向琴声的来源之处,却正是那凉亭之中。听到这首曲子,笑天竟也愣住了。难道他觉得这人弹的比自己好,还是这首曲子有什么怪异之处。不,只是因为这首曲子正是笑天所自创的那一曲,而听过这首曲子的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蒋玉如。可她此刻正在天行城中,为什么世间还会有人弹奏此曲呢?笑天摇了摇头,喃喃地道:“既然想不明白,就不如过去看上一眼了。”他加紧了脚步,没多久就赶到了凉亭之中。还是那柔美的脸庞,还是那甜甜的笑容,只是此刻却多了一丝倦意,好象她赶了很远的路一样。她那坚毅的眼神似乎有一种淡淡的漠然,又似乎有着执着的热情,而这双眼睛正眨也不眨地望着笑天,望着她等待已久的人。这不正是应该还在天行城中的蒋玉如吗?蒋玉如双手不停,琴声也变的更加欢快起来,湖中的鱼儿跃出了水面,似乎也想听清这有如天籁一般的乐声。笑天缓缓地拿出摄魂箫,放在嘴边,引宫按商,轻轻地吹奏了起来。曲调轻松畅快,与幽雅的琴声相应和,辗转于蓬莱仙境那迷人的天际,湖中的碧水幽幽的流动,听了这旋律,也似乎变得更加柔媚。众人的目光移到笑天的脸上,呆呆地望着,也不知是为曲声所醉还是为人所迷。半晌,琴声,箫声终得收尾,众人一怔,这才暴出一阵喝彩之声。蒋玉如缓缓地站起身来,嫣然一笑,道:“笑天,你终于来了!”笑天盯着蒋玉如道:“有时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精灵的化身,怎么总是能知道我的行踪。这次你想好了理由没,难不成又在这里等了我一个月?”蒋玉如笑道:“这次我能找到你也是个巧合,因为刚好有一个人去了神将门。”笑天奇道:“他跟你来到这里还有什么关系吗?”蒋玉如点了点头,道:“当然有关系了,因为是他告诉我你在蓬莱仙境的,要不然天下那么大,我去哪里找你?”笑天对于此人很是好奇,问道:“这人是谁?他怎么会知道我的行踪?”蒋玉如道:“此人就是修真界鼎鼎大名的‘天机神算’阎知命,除了他谁还有未卜先知的本事?”笑天恍然道:“原来如此,难怪你能找到这里,我还以为你真的变成女妖精了呢!”蒋玉如似乎非常的高兴,笑道:“要是变成女妖精,那我就更不会放过你啦!”两人有说有笑,附近的众人却听得不明所以,茫然地望着他们。就在此时,有一艘装饰豪华的花船开了过来,远远地就听见有人叫道:“两位,有没有雅兴乘舟一游?”蒋玉如期待着望向笑天,笑天淡淡一笑,道:“既然兄台如此好客,我们岂有不从之理。”蒋玉如笑了,笑得那么开心,那么迷人,引得众游客又是一阵目瞪口呆。这艘花舟内置的设施更是富丽堂皇,松软厚实的波斯地毯,苏州上等的绫罗绸缎,船壁上接二连三的夜明珠,似乎都在向笑天他们展示着此间主人财力的雄厚。舟内正舱很是宽阔,整齐地摆放着数十张桌椅,此刻椅上竟坐满了人,周围环绕着一群莺莺燕燕。碰杯声,调笑声,形成了一个奇特而又旖旎的画面。蒋玉如看的眉头一皱,怒道:“这难道就是你所谓的乘舟游湖吗?”只见一个身材高大,但面目却有些阴沉的男人缓缓的摇了摇头,原来他就是刚才呼唤笑天二人上船的人。他望了蒋玉如一眼,笑道:“姑娘不必如此气愤,我们要去的地方不是这里,而是……”他指了指二楼的一个房间,道:“那里,我们现在就过去吧!”蒋玉如望向笑天,笑天点了点头,她只好跟着他们向二楼走去。忽然一个女子轻扭腰枝,款款地走了过来,两只眼睛直冒光,瞪着笑天道:“好俊的小哥呀,真不知老大你从哪里找来的,要不要奴家陪陪你啊?”请继续期待《傲世双星》续集

  原标题:北京三里屯地产冷热:中植买公寓与漂流的世茂工三 来源:观点地产新媒体

,,江西快3